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站长的51088部队博客

51088部队战友网备用网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51088部队战友网备用网址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外婆家的路  

2016-12-15 09:39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外婆家就住在吕梁山下的一个小村,村名叫原家沟,听村名你就会知道村子有多大,历史一来就是隶属于其他村的一个自然村。村子倚土崖而凿数十孔窑洞,住着几十户人家,同族同姓。整个村子就象一把久远的太师老圈椅,全村所有窑洞倚椅背而建,犹如住在一个温暖的神仙怀抱。村前是一条小涧,常年溪流不断清澈见底,从风水学的角度来看,这儿无疑是个适宜居住的仙境。
        我家离外婆村大约五华里。记忆中的第一次去外婆家是五十年前的事了,那时我刚学会走路,跟在母亲的身后,一边走一边追逐着路边草丛中的蝴蝶,不时的伸长脖子去探看田头泉井的深浅,连路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很新鲜。母亲在前边不时的回头,生怕我走丟了、摔跤了。
       母亲从小生活在封建时期,她和所有旧时代的女性一样,经历了中国历史上女性最痛苦的一件事--裹足,因此我忽而会跑到母亲的前面,去探探路,忽而会跑到母亲身后去看那山涧的景色;母亲总是吃力的追赶着我,呵护着我。
        路程行至一半,我们穿过一个村落。这个村和外婆家的那个村几乎一样,清一色的住着窑洞。母亲在这个村的人缘很不错,谁见了都以兄弟姊妹相称。一致后来很多年我一个人去外婆家路过这个村,村里的好多长辈都能叫上我的名字,知道我是谁家的外甥。这就是那时的人际关系,那么的纯洁、淳厚、淳朴!
       这个村我后来才知道叫东崖底,和外婆家是邻村。站在东崖底的窑顶上,远远望去就是外婆村,就是那个神仙圈椅的全貌,村头那棵老槐树就是母亲心中目的地。
       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很快就上初中了。从那时起,我总是一个人去外婆家。因为母亲和哥哥姐姐都要参生产队劳动,当时农村是靠记工分分口粮的,所以每家的劳动力是一时一刻都不会缺勤的。
       每逢星期天,我都会独自一人走在母亲领我走过的去外婆家的路上。记忆中的那条蜿蜒而狭长的路,原来的野草已已长的齐过腰,没有了蝴蝶的飞翔和田鸟的歌唱。偶尔从路过的杂草里串出一只野兔,从你身边掠过,顿时让你毛骨悚然。
       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我终于走到外婆家的村口那条小涧边,饥渴难耐的我双手捧起涧水,一饮而尽。溪水间成堆的蝌蚪摆尾喜嘻,似乎用他们特殊的方式欢迎着我,其实它们根本不知道我远比它们热爱和留恋这块土地。只是心中有一点沮丧,总感觉没有母亲的陪伴去外婆家的路怎么就这么长。
       转眼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从部队复原回来去外婆家,出了村我两眼茫然,原前那条蜿蜒小路已荡然无存,一丛丛烟囱、一座座厂房已完全阻挡了你去外婆家的路,随着路人的指引,我驱车来到外婆的村边,整个村庄已全部从太师椅中搬迁出来,满眼的青砖蓝瓦和齐整的巷道,外婆家——那个全村唯一有门楼的院落还在等我吗?
       外婆已经离我们而去,虽然表兄表弟待我还和从前一样的热情,山还是那块山坳,人还是那股血缘!但我的心确觉得有些空落落的……
       外婆家的路我走了五十年,五十年的变迁,路越来越宽,羊肠小道变成了宽阔马路,我没有理由不常去外婆家看看,因为那里有我不断的血脉,难舍的根源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--51088部队战友孙稳法(战友网整理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